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> 渡河架桥机械 >

为什么石达开在大渡河兵败身死而红军却成功通过呢?

发布时间:2019-10-29 19:3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1861年9月,石达开自桂南北上,于1862年初经湖北入川,自此,为北渡长江,夺取成都,建立四川根据地,石达开转战川黔滇三省,先后四进四川,终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,突破长江防线月,太平军到达大渡河,此时太平军尚有四万余人。对岸尚无清军,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,次日渡河,但当晚天降大雨,河水暴涨,无法行船。三日后,清军陆续赶到布防,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,多次抢渡不成,粮草用尽,陷入绝境。为求建立“生擒石达开”的奇功,四川总督骆秉章遣使劝降,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,经双方谈判,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,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。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,随石达开进入清营,石达开被押往成都后,清军背信弃义,两千将士全部战死。1935年5月上旬,中央红军长征从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,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,准备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。蒋介石急令第2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进击;令川军第24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(今汉源)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击;以第20军主力及第21军一部向雅安、富林地区推进,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。企图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,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。

 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大支流,河宽300米,水深流急,两岸是险峻的群山,地势险要,大部队通过极其困难。5月24日晚,中央红军先头部队第1师第1团,经80多公里的急行军赶到大渡河右岸的安顺场。此地由川军2个连驻守,渡口有川军第24军第5旅第7团1个营筑堡防守。当晚,红1团由团政治委员黎林率第2营到渡口下游佯攻,团长率第1营冒雨分三路隐蔽接近安顺场,突然发起攻击,经20多分钟战斗,击溃川军2个连,占领了安顺场,并在渡口附近找到1只木船。25日晨,、亲临前沿阵地指挥。红1团第1营营长孙继先从第2连挑选17名勇士组成渡河突击队,连长熊尚林任队长,由帅士高等4名当地船工摆渡。7时强渡开始,岸上轻重武器同时开火,掩护突击队渡河,炮手赵章成两发迫击炮弹命中对岸碉堡。突击队冒着川军的密集枪弹和炮火,在激流中前进。快接近对岸时,川军向渡口反冲击,命令再打两炮,正中川军。突击队迅速登岸,并在右岸火力的支援下奋勇冲杀,击退川军的反扑,控制了渡口,后续部队及时渡河增援,一举击溃川军1个营,巩固了渡河点。随后,红1军团第1师和干部团由此渡过了被军视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大渡河。

  两者面临的现实情况有很大不同,主要有以下两点:第一,石达开和红军所面临的情况不同

  石达开面临的是军队至大渡河岸边,那个位置没有桥,所以太平军寻找舟楫渡河。但准备停当的当晚,大渡河暴雨泛水,无法船渡,太平军被暴雨和涨水阻拦三日,因此被清廷追兵赶上。围困数月后,最终全军覆没。而我们的红军急行军至泸定县附近,通过泸定桥渡河。由于急行军,红军与围追的川军拉开距离,且泸定桥守军不多,战力不强。再加上22人的突击队员悍不畏死,所以红军顺利突破泸定桥,渡河成功。第二,石达开和红军有着不一样的战略目标当时的石达开早已经心灰意冷,从他出走天京之后,就丧失继续前进的目标和动力。再加上石达开自己一直没有明确的政治纲领导致内部不稳定,所以他的军队一直处于不断崩溃的过程中。也就是他的战略目标不明确。而相比之下,红军虽然也是战略转移,但和逃跑完全不同。红军始终是有明确的战略目标的。

  石达开因为成功使用疑兵吸引了清军主力,顺利渡过金沙江,等骆秉章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,当时距离大渡河比较近的清军机动部队只有唐友耕一军,即使是这支军队赶到大渡河畔也比太平军晚了三天,可惜的是太平军到达大渡河的当天需要编造渡河用的船筏,而当夜大渡河就因为暴雨引发涨水,直到今天,大渡河在涨水期也是不可能渡河的,等雨停水退,清军已经赶到对岸布防了。

  即使这样,因为清军只有一支比较有战斗力的部队,太平军强渡的希望还是很大的,可惜在太平军最有希望的一次抢渡进行到中途时,大渡河又一次突然涨水,导致太平军抢渡失败,精锐损失惨重,更糟糕的是,大渡河从此进入涨水期,水位持续不退,终于导致太平军粮草用尽,陷入绝境。

  石达开遇到了提前暴涨的洪水,而红军渡河时没有洪水,这是天时也是地利,对石达开均不利,再者,红军面对的是四分五裂的国军,当时蒋介石并未统一,各路军阀人心不齐各自为政,保留实力,既防共更防蒋,许多地方部队都虚于应付,不真正封锁红军,而石达开遇到的是顽固保清的军队,各路人马统一指挥,铁板一块,比红军过河时强好几倍,如果换一个角色,把红军放在当年仍然过不去,如果石达开放在现在轻松就能度过安顺场,并不需要远距离奔袭去抢渡泸定桥,红军当时起码在松林河没有遇到敌军,而石达开却遇到顽固的土司王应元,甚至还把小铁索桥拆了,想去泸定都成问题,况且泸定桥上也有很多清军,而红军在泸定桥却没有遇到敌军,守卫桥的也只有一个班,简直就是故意让红军通过,石达开当时遇到的敌军是红军时的10倍有余,即便石达开退一步去西康也不成,因为松林河桥早被拆了,西面死敌,牢牢把他围困在了山沟里,他当时的情况任何人都不可能通过

  展开全部这个我以前找过, 主要是时机把握得好,出兵迅速,还有就是顺应民心。下面是详细的内容:

  1863年5月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领的太平军,在安顺场遭清军围追堵截而全军覆没;72年后的1935年5月25日,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长征至安顺场,由17勇士为先导的红军成功强渡大渡河,打破敌人的围追堵截。

  1863年5月12日,石达开率大军三万余人由冕宁经大桥、铁宰宰、水扒岩、烂泥坪、铜厂、新场,于5月14日抵达大渡河南岸、越西厅土千户王应元所辖的紫打地。由了缺少船只,不能及时渡河。石达开在赶造船筏的同时,想向西边的松林小河进军,准备由泸定桥直趋天全,偷袭成都。但因王应元抢先斩断小河铁索桥,使石达开无法飞渡。当晚天下大雨,大渡河、松林小河洪水暴涨,太平军错过渡河时机,清军得以赶赴大渡河北岸布防拦截。正如《越西厅全志》所记:“(石达开)进为河水阻隔不得渡,退无所得食,出队山村各处买粮,山皆壁立,居民杂处岩巅者,聚众团及土兵邀击。不数日,越西同知周岐源并参将杨应刚,率师扎铁宰宰,阻其东路……提督胡中和率师扎……安庆坝;总镇唐友耕率师……扎大渡河上游;雅州知府蔡步钟率师扎杨泗营……各兵勇数千,遏其北路。布政使刘蓉带兵千余,扎富林营,督运粮饷,指授方略。又南字营游击王松林带勇千余,自冕宁直趋筲箕湾、擦罗等处,扼其南路。王应元率番兵团民守备险要,遏其西路。土千户岭承恩带兵千余,出竹马冈扼其咽喉。贼四面受敌。”5月17日,石达开派一支队伍乘船筏作试探性的抢渡,由于对岸清军施放枪炮轰击,被迫退回。5月21日,再选精锐数千人分乘木船与竹筏数十只大举抢渡,全军在河边呐喊助威。这时大渡河波涛汹涌,水势继续上涨,船筏均被洪水吞没,数千精锐,无一生还。5月23日,石达开向西抢渡松林小河,王应元率“番兵”死命抗拒。石达开见强攻不能成功,又于夜间在江面最窄处泅水偷袭,也未如愿。接着石达开又赶造大船数只,于晚间下水,每船首尾扣搭,作为浮桥,以此来突破敌人河防。不料水势太急,环扣被激流冲断,功败垂成。5月29日,彝族土司岭承恩乘隙进攻石达开的后路,占领马鞍山太平军营盘,截断粮道,将存粮抢劫一空。这时太平军已陷入重围,正如当地群众所说:“朝左走有小河王铁桩(指王应元)扎断,朝右走悬岩绝壁滚木擂石在高山,朝前走铜河(指大渡河)水暴涨滔天,朝后退手巴岩高山铁寨。”石达开分析了敌我形势,深知自己已处于不利地位,但决心血战突围。他声泪俱下地激励部众说:“吾起兵以来十四年矣,跋险阻、渡江湖如履平地。……今不幸……陷入绝地,重烦诸君血战出险,毋徒手受缚,为天下笑。”以此激发全军斗志。6月3日夜间全军出动,分乘船筏猛扑大渡河和松林小河。但是大部分船筏仍被洪水冲没,伤亡惨重,抢渡绝望。当时太平军已经“三面被围,一面阻水,势已穷蹙,……无处掠取粮米,至摘桑叶,掘草根,杀马骡为食,犹思拼死冲突,为困兽之斗”。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石达开以箭缚书射投土千户王应元,希望讲和让路,或者能以高价卖粮给太平军。但是王应元已被清方收买,清方答应他“破贼之后,所有资财,悉听收取。”他垂涎太平军的军资财富,对石达开的要求断然拒绝。石达开又请彝族土司岭承恩让路,岭承恩攻之愈急。最后,石达开率领残部六千余人,向东血战突围,但到达老鸦漩时,又为洪水所阻,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。石达开决心率军死战,为绝后顾之忧,他命妻妾抱幼子投河自尽,并与部将商量“妖来背水一战,幸而胜则图前进,不胜则主臣赴彼清流,断不受斧钺辱。”可见当时石达开并没有“乞降求活”的念头,却有以死殉国的决心。但在竭力死战仍然不能突围,而有全军覆没的可能的时候,一贯重义轻财的石达开想到要救部下的性命,要保存革命实力。他认为敌人的层层包围,死追不放,只是为了要他的头,只要他献出生命,部众就可以得到活路。“妖军方欲生致余……以邀不世之赏。余何惜一身以救诸君。”于是他以好汉做事好汉当的英雄气概,致书骆秉章说:“求荣而事二主,忠臣不为,舍命以全三军,义士必作。大丈夫生既不能开疆报国,奚爱一身;死若可以安民全军,何惜一死……宥我将士,赦免杀戮,则达愿一人而自刎,全三军以投安。然达舍身果得安全吾军,捐躯犹可仰对吾主,虽斧钺之交加,死亦无伤,任身首之分裂,义亦无辱。”终于投降。1935年5月,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,蒋介石极为震怒,决定亲往昆明督战,布置对红军实行新的围追堵截。蒋介石调兵遣将,在大渡河畔布防并严密封锁。在这片蛮荒的弹丸之地,蒋介石投入总兵力15万至20万人,企图凭借其优势兵力,利用金沙江、大渡河、雅砻江这样一个有利的三角地带,“根本歼灭”红军。为了不做石达开第二,军委和确定下一步的作战指导思想是:以极迅速、坚决、勇猛、果敢的行动,消灭阻我前进的川敌,争取渡河的先机,迅速渡过大渡河,会合红四方面军,以开展苏维埃革命的新局面。为此,军委电令红1军团连夜偷袭安顺场守敌,夺取船只,强渡大渡河。红军先遣队红1团冒雨急行军以神速的行动,越过了敌人的哨所。于1935年5月24日夜,到达安顺场,歼敌两个连,并缴获木船一只,控制了南岸渡口。接着,部队连夜四出寻找船只和发动船工与组织奋勇队准备强渡。大渡河两岸都是横断山脉,崇山峻岭。在安顺场渡口,河幅有300多米宽,流速每秒4米,水深30米。河底乱石参差,形成无数旋涡,俗称竹筒水,可让鹅毛沉底,水性多好的人也不能泅渡。由于水深流急,不能架桥。船横渡时,要先拉牵到上游2里许,放船后,要有经验的硝公掌舵,10余名船工篙橹齐施,与流速形成一种合力,使船体沿一条斜红冲到对岸。对岸渡口有石级,如对不正,碰到两侧石壁上,则船毁人亡。尽管如此凶险,红军必须过渡,最重要的就是要搞到船。在、指挥下,强渡大渡河的17名勇士出发后,为吸引对岸军火力,减少渡河勇士伤亡,和不顾个人安危,故意暴露自己,以分散其火力。 红军6挺重机枪,几十挺轻机枪从不同的角度向敌人密集射击,压得敌人爬在工事里抬不起头来。 经过英勇奋战,先遣队终于渡过天险大渡河。26日中午时分,参谋报告:“毛主席、朱总司令、周副主席来了。”亲自到村头迎接,陪同到先遣司令部休息。午饭时,用缴获的米酒招待中央领导。端起大碗米酒高兴地说:“祝贺先遣司令和干部战士们!”接着幽默地问起:“诸葛亮七擒七纵才使孟获心服。你怎么一下子就说服了小叶丹呢?”谦虚地说:“主要的是我们严格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。”接着详细汇报了过渡和架桥的情况。经过研究,归纳大家的意见说:“好吧,我们兵分两路。一师和干部团在这里渡河,为右纵队,归刘、聂指挥,循大渡河左岸前进;率一军团二师和五军团为左纵队,循大渡河右岸前进。两岸部队互相策应,溯河而上,夺取沪定桥。军委纵队和其余部队从沪定桥过河。假如两路不能会合,被分割了,刘、聂就率部队单独走,到四川去搞个局面。”大家均无异议,以军委主席朱德的名义给各军团发出了相应的电报。 和率领右纵队于27日出发,向沪定城急进。并于29日17时攻占沪定桥。石达开渡河前有部队三万余;而红军在突破湘江后,中央红军也只剩3万多人,虽然在云贵川三省转战途中虽陆续动员了近万人参军,然而这些新成分没有经过远途行军锻炼,在急行军中大都很快掉队。石达开已经率军转战六年,一直没有自己的根据地,部队辎重武器匮乏;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溃败,随后在湘江突围时减员过半,爬雪山过草地,军队的粮食和装备也应该很有限了。石达开选择从泸定桥渡河,守军王应元部;红军飞夺泸定桥,守城川军第4旅第38团。以上可见两军相似之处甚多。但是有几点不同。其一:红军渡河前有一个小插曲:与小叶丹歃血为盟。这就是说,当地的彝族是与红军结盟的——至少不为敌,而石达开却没搞好与少数民族的关系,彝族土千户岭承恩甚至帮助清军骚扰太平军,并对打算渡河的太平军拚死抵抗。彝族土著熟悉地形,如果不搞好关系势必会受到其骚扰。当然彝族土著的战斗力不强,但是他们却可切断渡河军队的后勤,结果就是“进为河水阻隔不得渡,退无所得食,出队山村各处买粮,山皆壁立,居民杂处岩巅者,聚众团及土兵邀击。”没有粮食,战斗力就不要提了,再加上土著的骚扰,处境顿时悲惨起来。石达开以箭缚书射投土千户王应元,希望讲和让路,或者能以高价卖粮给太平军。但是王应元已被清方收买,清方答应他“破贼之后,所有资财,悉听收取。”他垂涎太平军的军资财富,对石达开的要求断然拒绝。石达开又请彝族土司岭承恩让路,岭承恩攻之愈急。可以说,如果石达开部没有受到来自土著的进攻,他就算无法渡过大渡河,也不见得会覆没于此。而红军搞好了与彝族的关系,自然就没了这一系列的阻力,而且彝族人还给红军提供了粮草和药品,同时告诉了大渡河地区的地理形势和大渡河的水文情况,甚至还有川军在这一地区的布防情况——而这些对红军选择渡河的时间和地点很有帮助。其二:石达开的确运气太差,他渡河时遇上了一场大雨,山洪暴发,河水暴涨,本来就波涛汹涌的大渡河此时更加不适合渡河。石达开多次试图渡河,但是除了白白牺牲上万精锐外,没有任何结果。红军渡河时却没这么倒霉,虽然大渡河难渡,但是并没有像吞噬石达开的渡船那样对待红军的船只,至少红军抢占渡口后顺利渡河。石达开先是试探渡河,失败;再大举强渡,失败;偷偷泅渡,失败;搭浮桥,再次失败。除去石达开渡河地点选择错误外,是不是还有点“天意”的意思?其三:石达开转战六年,最后来到了大渡河。清军早有在这里布防了结太平军的想法,也早料到石达开什么时候会来。在石达开抵达大渡河的第一天,由于缺乏船只无法渡河,当夜就山洪暴发水位猛涨,清军得以顺利部署。于是石达开部受到几万人马的围攻阻击,加上石达开渡河不要命,强渡过程中损失惨重,力量处于明显劣势,以疲惫饥饿的少数部队强攻多数精锐部队把守的天险,失败是很正常的。红军则以速度换来了力量对比的优势:一天一夜急行军二百里,快速通过金沙江,快速抢占安顺场渡口,飞夺泸定桥,一个词:神速。兵贵神速,红军靠双腿进行闪击战,三十万大军虽然也有在大渡河阻击红军的作战计划,可是却撵不上红军的速度,无法及时进行部署。红军抵达大渡河时,大渡河的守备可以用单薄来形容。红军利用局部优势兵力撕开了大渡河的防御,强渡成功。

http://bricopinta.com/duhejiaqiaojixie/60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