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> 渡河地段 >

革命故事:调虎离山过淇河 声东击西过黄河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17:57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从百色起义到挺进西南,在战火纷飞的革命生涯中,用非凡的指挥才能,让无数次战斗闪烁着理性与艺术之光。这里介绍的是他具有传奇色彩的几次过河经历。调虎离山过淇河

  淇河位于河南省安阳地区。1943年5月,担任129师政委的携带一批重要文件,从师部所在地山西涉县启程,奔赴延安,向党中央汇报工作,途中要经过淇河。

  一天晚上,担任护送任务的冀鲁豫军区沙区办事处交通科长马赛精心挑选了20多名战士,随化了装的出发了。

  第二天晚上他们到达了淇河岸边。他们要渡过的这一河段属日伪军汤、浚、滑、淇4县“剿共”司令扈全禄管辖。扈全禄将所有可以用于过河的船只全部控制起来,要渡过淇河唯有徒步涉水一种方法,而这一河段的唯一一处可以涉水过河的浅滩是伪军封锁的重点,有十五六个人把守。面对这一情况,马赛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长时间沉默不语。

  沉思了片刻,用商量的口气对马赛说:“可不可以用调虎离山的方法,将敌人引开?只是‘调虎’的同志太危险了。”马赛眼睛一亮:“首长,我们交通员对这里的沟路地势极熟,再加上有庄稼掩护,‘调虎’以后安全归队没有问题。就用调虎离山的办法吧!”点点头。

  交通员老吴率领两名战士迅速消失在夜幕中。不一会,东南方向就传来了枪声。防守浅滩的伪军听到枪声,立即慌乱地向东南方向跑去,只留下两个伪军守卫浅滩。此时我军两名战士乘机迅速摸过河去,将毫无防备的两个伪军干掉。其余战士护卫着,很快渡过淇河,向西奔去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“调虎”的战士安全回来了。老吴以敬佩的口吻说:“ 首长真是用兵如神,出奇制胜!”声东击西过黄河

  1947年6月,晋冀鲁豫野战军奉党中央的命令,决定战略反攻。当时的主要任务是突破黄河天险,向大别山挺进。根据军的防守情况,将强渡黄河的地点选择在山东西部张秋镇至临濮集150公里的地段上。这一地段地势险要,河宽水深。蒋介石将其视为天然屏障,声称能抵40万人大军。因此这里防守力量相对薄弱,只布置了第4绥靖区刘汝明所部第55师和第68师扼守正面,还有一个师的兵力在嘉祥地区机动。

  此役关系重大。认为,尽管渡河地段敌人防守力量较薄弱,但自然条件对我十分不利,如果不形成周密方案,必然造成重大伤亡。通过与的仔细研究和听取广大官兵的意见,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声东击西的渡河方案。

  6月30日晚,在靠近黄河北岸的水面上,出现了一支头戴钢盔的“泅渡部队”,缓慢地向南岸移动。南岸的哨兵发现后,立即向师部报告。军官马上命令部队主力向这一河段集结,并调整火力,命令:“等共军的渡河部队靠近后再开炮,一定要将共军全部消灭在黄河里。”

  “泅渡部队”慢慢地移向河中央。这时,敌人军官一声令下,数不清的枪炮一起向河里射击。河面上顿时水柱冲天,钢盔迸裂。

  其实,这支“泅渡部队”是按照的设计用钢盔和葫芦等物品制作的假部队,目的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。真正的主力部队早已隐蔽地到达各个渡口,作好了渡河准备。

  见敌人已经上当,命令各部队按原定计划行动。午夜12点整,我军在距离假部队“渡河”处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,突然万炮齐发。惊雷般的轰鸣声震撼了夜空。黄河对岸顿时一片火海。早已隐蔽在芦苇丛中的几百条木船一齐冲向河面。此时,河对岸的敌人才如梦方醒,惊慌中进行还击,但为时已晚。浩浩荡荡的渡河大军犹如神兵天降,势如破竹。守军纷纷溃逃。就这样,刘邓大军的4个主力纵队12万余人在一夜之间突破了黄河天险,踏上了黄河以南的土地,从而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。顺天应时过淮河

  渡过黄河以后,刘邓大军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。1947年8月,刘邓大军在前有截兵、后有追兵的情况下,到达了淮河岸边。

  淮河是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的一道天然鸿沟。8月正值雨季,河深水急。尽管河对面没有军队的拦截,但河面上无桥、无船,十几万人的大军如何过河!况且,敌人的追兵已距我15公里。两天内不能过河,我军将背水一战。

  指挥部里,来回踱着步子。在人们的印象里,淮河只能搭桥或乘船才能渡过,不能徒步涉过。突然转过身来问:“淮河真的只能搭桥或乘船才能过去?”双眉一展:“对呀,我们为何不对淮河进行实地考察。”接着说:“伯承,如果能够徒步过河,你先行指挥渡河,我和李达在后指挥阻击。”对大家说:“政委说了就是决定,立即行动!”

  淮河岸边,亲自登上一只竹排,手持竹竿,提着马灯,全神贯注地测着水深。在指挥所里焦急地等待着结果。过了一会,河边传来了消息:淮河正巧在退潮,水不是很深,可以徒步过河。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8月26日,刘邓大军十几万人开始渡河。那壮观的场景令人激动不已。一天以后,部队全部渡过河去。说来也巧,我军刚一过河,上游就下来了洪峰。河水骤然猛涨起来。赶到河边的追兵望着刘邓大军远去的背影,只能“望河兴叹”。后来回忆道:“那一路真正的险关是过黄泛区,过淮河。过淮河,去探河,水深在脖子下,刚刚可以过人。这就是机会呀!我们刚过完,水就涨了,就差那么一点点时间。运气好呀!以前,从来不知道淮河能够徒涉,就这么探出条道路来了,真是天助我也!有好多故事都是神奇得很。”(国防报2004年08月24日第6版)

http://bricopinta.com/duhediduan/67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