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> 渡河 >

致命的信仰:吕用之、高骈与广陵之乱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06:1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扬州位于大运河与长江的交点,在唐朝为淮南道治所,其富庶繁华,蜚声中外。图出《历代舆地沿革图》。

  公元887年那个炎热的午后,一代名将高骈看着自己的子侄被一个个活埋。几年前,鄱阳人吕用之向天空作揖的一幕,或许正在他的眼前历历重现。当时,高骈真的相信,吕用之是在向他的朋友那些肉眼凡胎无法看到的、腾云驾雾的神灵打招呼。这位曾扫荡西南叛军、颇有才干的一代名将,从此沉溺于吕大师及其同道的骗术当中,而他治下的扬州城,也成了这场闹剧的诡异舞台。种种荒诞不经的笑话,以严肃的态度轮番上演,直到被强拉的群众演员忍无可忍,将自以为是的主角和导演送上西天。

  来自北部湾的季风掠过隘道。路旁,百姓的好奇心正被威严的军阵挑拨到极致。一支大军在鼓点中前行,庄严的军帐被林立的长矛环绕。据说,军队的统帅出生在一个酷寒的地方,这在岭南的少数民族士兵当中引发了敬畏和猜测。

  但士兵们爱戴上级,并不是因为他不惧寒冷。高骈,字千里,出生于大唐帝国最北境的幽州,已经在之前的战役中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仿佛是命运的玩笑,这个北方边民的功业必须以南疆为起点,而这一过程,又将他阴差阳错地带入了一个更大的玩笑之中。

  在克服了两年的挫折和不快之后,平叛以惊人的速度进行,捷报飞向长安,皇帝在惊喜之余加封高骈为检校工部尚书。现在,交趾城成了大军的最后障碍,高骈赶到前线,督促将士奋力猛攻,当厮杀平息时,幕僚被巨大的战果震惊了:南诏军和当地蛮兵3万人被杀,两个部落1.7万人降伏,近10年的安南边患至此得到平定。《资治通鉴》写道:“骈筑安南城,周三千步,造屋四十馀万间自安南至邕、广,海路多潜石覆舟,静海节度使高骈募工凿之,漕运无滞。”

  随后几年,高骈的事业扶摇直上,而在江南的山野川泽中,一名叫吕用之的少年却经历着人生中最艰难的时期。晚唐的动荡称得上举国罹难,苟全性命尚为奢求,像吕家这样的小康之家,更是数以万计地倾颓破落。乾符初年,群盗剽掠州里,吕走投无路之下被舅父徐鲁仁接纳,然而贫困早已将人格扭曲,幼时的聪明伶俐,此时全化为贪婪狡黠,“岁余,通于鲁仁室,为鲁仁所逐”。就这样,在经济上潦倒之后,其声名也日渐狼藉。

  生存之路的狭窄,使这位时乖运蹇之人向山野投身。与九华山道士牛弘徽的相遇,则带给了他全新的思路。牛弘徽何许人也,诸史均不见载,唯《广陵妖乱志》有云:“弘徽自谓得道者也,用之降志师之,传其驱役考召之术”。所谓“驱役考召”,道家方术是也,自汉末即已有之:“驱役”,即召致、役使,而“考召”乃是拘捕为害之妖邪,并加以拷问。古人患病、遭灾而情形不明,常归于鬼神,此时便要请法师。对吕用之而言,一条出路正渐渐浮现。

  牛弘徽去世,吕用之顺大江而下,而扬州,这座垂柳掩映的商业都市,正如磁石般吸引着八方来客。在中原,安史之乱带来了200年的凋敝,但在淮南,歌舞升平却得以残喘绵延。这是一片流淌着财富的土地,商人在歌狂舞乱中寻春买醉,一掷千金的欢宴每天进行,二十四桥外林立着大小寺庙,贡品和香火终日不绝,在博得庶甲天下之名的同时,也给众多的方士提供了生存空间。

  现代心理学将迷信视作“偶然强化”的产物:一个人在做出某种行为后,偶然出现了期待的结果,于是当希望再次获得该结果时,就会下意识地做出同样的事。在生意场上,祸福盈亏变幻莫测,商人们沉迷于巫祝,无非是相信偶然能化为必然。毫不奇怪,方术在扬州大行其道,倘若一个人能够证明自己确有“神通”,其报酬必将蔚然可观。

  然而广陵并不缺“神通”,当吕用之走街串巷、与同行激烈竞争时,生计的艰辛使他无暇他顾,也并不知道,自己未来的金主高骈,已在西南如日中天。乾符元年,南诏进犯黎州,逼近成都,翌年二月,高骈风尘仆仆地赶往当地“制置蛮事”。湍急的大渡河见证了一场血战,引颈受戮的成排敌酋似乎证明了胜利毫无瑕疵。但真相总是比宣传丑陋。《旧唐书》有云,乾符二年(875)正月、高骈到任前夕,“南蛮骠信(国王)遣使乞盟,许之”,而大渡河之战是在二月,这意味着,是高骈撕毁了前任的和约,尽管这和约有城下之盟的性质。

http://bricopinta.com/duhe/606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