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> 渡河 >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:人生如渡河渡人亦是渡己

发布时间:2019-07-16 14:5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(友情提示:小说讲述了许三观靠着卖血渡过了人生的一个个难关,战胜了命运强加给他的惊涛骇浪的故事。适合15岁+的书友阅读)

  在昨天的共读中,一乐因为家人对他的冷漠伤透了心,决定第二天去找亲爹何小勇。第二天一早,他没跟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去了何小勇家。可是何小勇不仅不认他,连家门都没让他进。

  一乐很伤心,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大家都不要他。他边走边哭,逢人就问“你能请我去饭店吃面吗?谁请我吃面我就认谁当爹,从此我就是他的儿子”。

  邻居看到一乐没朝家的方向回去,就有点担心,便去告诉许三观。许三观坐视不管,但许玉兰听到消息就焦急地跑出去找一乐,直到天黑也没有找到,回来忍不住哭起来。

  虽然许三观和一乐没有血缘关系,但多年相处让他对一乐非常了解。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一乐。找到后他嘴上骂一乐没良心,去找亲爹都没跟他说一声,但转眼他就温柔得对一乐说,走,请你去吃面。

  这次,一乐没找回亲爹,却把许三观的心找回来了。但是父子俩最终冲破血缘的阻碍,还得多亏了何小勇。

  何小勇因为车祸躺在医院奄奄一息,眼看医院也没办法救治,何小勇的妻子急得到处求医。听说,城里有个算命的先生很厉害,她就向先生求助。先生给了她一个秘方:让何小勇的儿子坐在屋顶的烟囱上给他叫魂,何小勇还能活,否则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。

  没办法,她硬着头皮来许三观家找一乐,因为只有一乐才能救自己的男人。许三观一听就不愿意了。可是,一顿牢骚过后,他还是把一乐叫到身边跟他说,得去救何小勇。

  虽然许三观同意,可一乐从心里却不愿意。坐在何小勇家的屋顶,一乐怎么都喊不出来。没办法,何小勇的朋友去丝厂把许三观叫来了。

  在许三观的鼓励下,一乐最终喊出来了。因为许三观答应他,只要他喊了,从此他就是许三观的亲儿子。

  从此,许三观和一乐之间没有隔阂。他们冲破了血缘的阻碍,成了真正的父子。但是他们的生活从此就一帆风顺了吗?

  好了,快来跟随小阅的脚步,开始共读今天的第六部分(22-24章)内容吧。

  第二天早晨,一乐喝完玉米粥以后,就抬脚跨出了门槛。那时候许三观和许玉兰还在屋子里,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,他们看着一乐的两条腿跨了出去,从他们的肩膀旁像是胳膊似的一挥就出去了,二乐看着一乐向前走去,头也不回,就对他叫道:

  二乐听了他的回答以后,回头往屋里看了看,他看到许三观正伸着舌头在舔碗,他觉得很奇怪,接着他咯咯笑了起来,他对三乐说:“爹明明在屋子里,一乐还到外面去找。”

  三乐听了二乐的话后,也跟着二乐一起咯咯笑了起来,三乐说:“一乐没有看见爹。”

  这天早晨一乐向何小勇家走去了,他要去找他的亲爹,他要告诉亲爹何小勇,他不再回到许三观家里去了,哪怕许三观天天带他去胜利饭店吃面条,他也不会回去了。

  他要在何小勇家住下来,他不再有两个弟弟了,而是有了两个妹妹,一个叫何小英,一个叫何小红。他的名字也不叫许一乐了,应该叫何一乐。总而言之,从今往后他看到何小勇就要爹、爹、爹地一声声叫了。

  一乐来到了何小勇家门口,就像他离开许三观家时,二乐和三乐坐在门槛上一样,他来到何小勇家时,何小英和何小红也坐在门槛上。两个女孩看到一乐走过来,都扭回头去看屋里了。一乐对她们说:“你们的哥哥来啦。”

  于是两个女孩又把头扭回来看他了,他看到何小勇在屋里,就向何小勇叫道:“爹,我回来啦。”

  何小勇从屋里出来,伸手指着一乐说:“谁是你的爹?”随后他的手往外一挥,说:“走开。”

  一乐站着没有动,他说:“爹,我今天来和上次来不一样,上次是我妈要我来的,上次我还不愿意来。今天是我自己要来的,我妈不知道,许三观也不知道。爹,我今天来了就不回去了,爹,我就在你这里住下了。”

  何小勇告诉一乐:“你要是再说我是你爹,我就要用脚踢你,用拳头揍你了。”一乐摇摇头说:“你不会的。”

  何小勇的邻居们都站到了门口,有几个人走过来,走过来对何小勇说:“何小勇,他是你的儿子也好,不是你的儿子也好,你都不能这样对待他。”

  何小勇的女人出来了,指着一乐对他们说:“这年月谁家的日子都过不下去,我们一家人已经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了,一家人饿了一个多月了……”

  一乐一直看着何小勇的女人,等她把话说完了,他扭过头来对何小勇说:“爹,你是我的亲爹,你带我到胜利饭店去吃一碗面条。”

  何小勇的女人对邻居们说:“他还想吃面条,我们一家人吃糠咽菜两个月了,他一来就要吃面条,还要去什么胜利饭店……”

  一乐对何小勇说:“爹,我知道你现在没有钱,你去医院卖血吧,卖了血你就会有钱了,卖了血你带我去吃面条。”

  “啊呀!”何小勇的女人叫了起来,她说,“他还要何小勇去医院卖血,他是要我们何小勇的命啊,他想害死我们何小勇。何小勇,你还不把他赶走。”

  何小勇一把抓住一乐的衣服领子,将一乐提起来,走了几步,何小勇提不动了,就把一乐放下,然后拖着一乐走。一乐的两只手使劲地拉住自己的衣领,半张着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。

  何小勇拖着一乐走到巷子口才站住脚,把一乐推到墙上,伸手指着一乐的鼻子说:“你要是再来,我就宰了你。”

  说完,何小勇转身就走。一乐贴着墙壁站在那里,看着何小勇走回到家里,他的身体才离开了墙壁,走到了大街上,站在那里左右看了一会以后,他低着头向西走去。

  有几个认识许三观的人,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,低着头一路向西走去,他们看到这个孩子的眼泪不停地掉到了地上,有时掉在鞋上。他们想这是谁家的孩子,哭得这么伤心,走近了一看,认出来是许三观家的一乐。

  一乐说:“许三观不是我的亲爹,何小勇也不是我的亲爹,我没有亲爹了,所以我就哭了。”

  一乐说:“方铁匠,你给我买一碗面条吃吧!我吃了你的面条,你就是我的亲爹。”

  方铁匠说:“一乐,你在胡说些什么?我就是给你买十碗面条,我也做不了你的亲爹。”

  然后是其他人,他们也对一乐说:“你是许三观家的一乐,你为什么哭?你为什么一个人往西走?你的家在东边,你快回家吧。”

  一乐又说:“你们谁去给我买一碗面条吃,我就做谁的亲生儿子,你们谁去买面条?”

  许三观从藤榻里站起来说:“这个小崽子是越来越笨了,他找亲爹不去找何小勇,倒去找别人……”

  他们听了许三观的话,觉得有道理,就不再说什么,一个一个离去了。后来,又来了另外几个人,他们对许三观说:

  “许三观,你知道吗?今天早晨你家的一乐去找何小勇了,一乐去认亲爹了。一乐这孩子可怜,被何小勇的女人指着鼻子骂,还骂了许玉兰,骂出来的话要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。一乐可怜,被那个何小勇从家门口一直拖到巷子口。”

  “看到过一乐的人,都说一乐向西走了,没有一个人说他向别处走。向西走,他会走到哪里去?他已经走到乡下了,他要是再向西走,他就会忘了回家的路,他才只有十一岁。许三观,你快去把他找回来。”

  许三观说:“我不去。一乐这小崽子,我供他吃,供他穿,还供他念书,我对他有多好,可他这么对我,竟然背着我去找什么亲爹。我想明白了,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,是怎么养也养不亲。”

  许玉兰就自己出门去找一乐,她对许三观说:“你不是一乐的亲爹,我可是他的亲妈,我要去把他找回来。”

  说着许玉兰一转身,又出门去找一乐了。许玉兰这次走后,许三观在家里坐不住了,他站到了门外,看着天色黑下来,心想一乐这时候还不回家,就怕是出事了。这么一想,许三观心里也急上了。看着黑夜越来越浓,许三观就对二乐和三乐说:

  “你们就在家里呆着,谁也不准出去,一乐回来了,你们就告诉他,我和他妈都去找他了。”

  许三观说完就把门关上,然后向西走去,走了没有几步路,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哭泣,低头一看,看到了一乐,一乐坐在邻居家凹进去的门旁,脖子一抽一抽地看着许三观,许三观急忙蹲下去:

  许三观看清了这孩子是一乐以后,就骂了起来:“你把你妈急了个半死,把我吓了个半死,你倒好,就坐在邻居家的门口。”

  一乐抬起手擦起了眼泪,他边擦边说:“本来我是不想回来了,你不把我当亲儿子,我去找何小勇,何小勇也不把我当亲儿子,我就不想回来了……”

  许三观打断他的话,许三观说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你现在就走,现在走还来得及,你要是永远不回来了,我才高兴。”

  一乐听了这话,哭得更伤心了,他说:“我饿了,我困了,我想吃东西,我想睡觉,我想你就是再不把我当亲儿子,你也比何小勇疼我,我就回来了。”

  一乐说着伸手扶着墙站起来,又扶着墙要往西走,许三观说:“你给我站住,你真要走?”

  一乐站住了脚,歪着肩膀低着头,哭得身体一抖一抖的。许三观在他身前蹲下来,对他说:“爬到我背上来。”

  一乐爬到了许三观的背上,许三观背着他往东走去,先是走过了自己的家门,然后走进了一条巷子,走完了巷子,就走到了大街上,也就是走在那条穿过小城的河流旁。许三观嘴里不停地骂着一乐:

  “你这个小混蛋,我总有一天要被你活活气死。你想走就走,还见了人就说,全城的人都以为我欺负你了,都以为我这个后爹天天揍你,天天骂你。我养了你十一年,到头来我才是个后爹……”

  一乐看到了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,他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:“爹,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?”

  本章节未展示完毕,小伙伴可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,继续阅读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。

  1、书友们请于明天(12月26日)将下方的海报(图一)分享到朋友圈,并附上自己的想法、观点,截图发送至我们的打卡社群——掌阅晨读万人打卡团,这样就完成一次打卡啦。(如图二所示)

  2、以下是我们共读群(掌阅晨读万人打卡团),欢迎大家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社群。微信对话框输入:“共读打卡”,即可查看共读详情。

  3、如果您本期共读,坚持打卡10天,小阅还会赠送下期阅读书籍的电子兑换码哦~

  本期问题:许三观带着一乐去吃饭了,可见他对一乐还是有感情的。你怎么看待许三观这个做法呢?

  (点击公众号“掌阅读书”菜单下的签到书城-共读打卡,即可查看往期共读内容)

  小说讲述了许三观靠着卖血渡过了人生的一个个难关,战胜了命运强加给他的惊涛骇浪,而当他老了,知道自己的血再也没有人要时,他哭了。这本书也表达了作者对长度的迷恋,一条道路、一条河流、一条雨后的彩虹、一个绵延不绝的回忆、一首有始无终的民歌、一个人的一生。这一切犹如盘起来的一捆绳子,被叙述慢慢拉出去,拉到了路的尽头。在这里,作者有时候会无所事事。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发现虚构的人物同样有自己的声音,他认为应该尊重这些声音,让它们自己去风中寻找答案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http://bricopinta.com/duhe/212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